返回首页
Slowly 故事
I3irKy & Jay297
I3irKy & Jay297 | 🇬🇧 英国 & 🇸🇾 叙利亚
编者之选

Originally written in English. Translated by Zhuzhu-organic.

我该从何开始呢?关于我的Slowly的故事吗?长话短说,我基本上可以说这个App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不会否认;这是一个慢慢的爱情故事。我觉得,应当与人分享,并希望能从中展现信件和爱情故事中的魔力。

2018年底,我完全偶然地发现了“Slowly”。那段时光,我的生活崩溃了,因此我在App Store寻找可以让我逃离当前困境的任何东西。最初,我正在寻找一款可玩的游戏,但是当我浏览年度应用程序部分时,它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股怀旧之情打动了我,想起了我成长时的笔友,以及在邮箱里收到一封信的兴奋感。我自己的父母相遇时是笔友,简而言之,他们已经结婚30多年,还有了我。因此,我试探性地下载了该软件,填写了我的个人资料,并将第一封信发给一些随机的土耳其人,谈论计算机游戏(过于详细!),可能我对于他们来说听起来很疯狂。我得到了回覆,我的长篇大论得到了答复。我非常兴奋和激动地打开我的第一个答复。 2行回复。甚至没有提问或我可以真正回答的任何问题。我承认自己有点胆怯。我差点就删除了该App。但是我感到不得不再试着给它一次机会。作为信内容的引言,我用简短甜美的词语介绍了自己,并在结尾处添加了一个随机问题,希望此人感到迫切并回信给我,那么我亲爱的,App开始了。我每天自动发送三封随机信,自动匹配重置,回复开始大量涌入。回复30封信并非易事,而我尽力回复每个人!这占用了我相当的一段空闲时间,所以我停止了自动匹配,随着其他人停止回复或删除该App,回复信件逐渐变慢了。我的一些新发现的朋友,在给我发送了几封信,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的时候,停止给我写信了。我想我开始厌倦结识新人,而不是与现有笔友保持联系。当时是圣诞节,我的生活开始变得井井有条,由于生活中的琐事,我又开始对生活感到沮丧。

然后有这么一件事发生了。新鲜玩意。

我收到了第一封我没有发过信的人的来信!我的第一次随机匹配!这是新鲜玩意!我看了寄信人的地区,叙利亚。这不是我有所期待的来信,但我想这便是Slowly的乐趣所在,它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在像其他人一样被西方媒体洗脑之后,你不会对世界的那端十分满意。但是,这是我第一次收到随机信,我很兴奋。2018年12月30日,我收到了叙利亚的来信,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年,它会如何改变我的生活。发送它的女孩叫珍妮。

这封信简短而甜美,结尾是常见的的“我正在寻找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的标语。因此,我回答了一些平常的话,提起了一些关于自己的话,评论了这封信的写得如何好,以及写了几个希望得到答复的问题。答复来了,对话开始了。它起作用了。渐渐地,我们建立了更多的话题,在写了几封信之后,我们谈论了更多关于自己的事,彼此问了更多私人问题和对对方生活的好奇心。您在英国所听到的关于叙利亚的唯一信息,是关于战争和恐怖主义的。很高兴能从住在当地的人那了解这一切。我的很多看法都改变了。这是一位我可以与之畅谈的笔友,这一切感觉舒适自然,听到对方消息并阅读写一封信振奋人心。最终,我们分享了一些有关宠物和家乡的照片。然后我冒险发了一张自己的照片,说对笔友的音容笑貌有个印象也许不错。这是第一次在这App上发生,我想分享更多关于我自己的信息。我一直都很担心共享图片会破坏仅写作的魔力并将其转化为其他东西。但其增强了它,它建立了更多的信任,我们之间的交流很流畅。我们总是有话要说,而信件经常会继续。我害怕它将最终停止或消失。但事实并非如此。

然后吓人的“你想在即时消息应用程序上交谈吗? ”到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怕。我不想失去这魔力和信件带给我的感觉。我的一生中有了一些我期待和珍惜的东西事实。
我真的很想说不!我喜欢这些信件而且感觉这会毁了它。最终,我暂时同意了,但对自己发誓并告诉詹妮,无论如何我仍会保持寄信。所以我继续这么做了。

信件开始变得越来越长,我们彼此之间越来越了解。我很感激这样的沟通。我当时没有处于人生中最好的状态,这给了我一个在写作中遗忘自己,忘记正在发生的事的机会。到2月,我们已经定期进行信件和即时消息交谈。下一步,珍妮问她是否可以给我打电话聊一晚。又来了,瞬时的恐惧!在现代,我是难以通过电话交流的人之一。我会和妈妈打电话,但是通常我会避免打个电话,如果可以的话,让他们去接听电话。因此,我再次尝试推迟讨论并找借口,直到我最终屈服了并打了电话。通话只持续了40分钟。我紧张得要命,想着我能听懂多少,说出会冒犯对方或使自己尴尬的错误。从我听到她的声音的那一秒开始,紧张就消失了。谈话进行得很顺利,我很紧张,开始谈论骆驼和其他一些随机话题。但进展顺利。她的声音让我平静,就像我们只是老友叙旧。我们慢慢地变得亲近。我们写信,发消息并偶尔打电话。

此时此刻,这不是我一生中最佳的坦白时刻,但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向她隐瞒了很多。就在我开始用Slowly那段时间,我与妻子分居,不怎么见到我的孩子。我感到孤独和沮丧,这就是迫使我一开始加入的原因。她谈到了自己的生活,以及与她亲密的人如何对她撒谎。我决定在一封信中告诉她一切,关于我已婚以及我的处境。一封封信件和一通通电话,我不能再掩饰,我们越来越亲密的时候,由她决定她是否还想继续和我交谈,每一封信和每一个电话。我非常希望我们之间建立友谊并能持久下去,但前提是我现在就告诉她。她理解了我,我猜想这使我们的友谊更上一层楼。在我们的谈话中,我真的很信任她,我们总是互相建议和彼此安慰。它使我可以谈论我从未与任何人谈论的事情。我们彼此相处,我的生活为有这样的人而哭泣。在糟糕的日子里,我们互相鼓励。我们互借肩膀予对方哭泣,向生活发泄,都奏效了。一天晚上打电话时我突然情不自禁崩溃,倾盘托出对能与这样样个人交谈的感激。我们开始相互依赖,友谊超越了以往的程度。我们继续写信和交谈。我们的共同点比我们曾想象的要多得多。我们甚至探讨了互相寄一封真实信的选项,当我们意识到无法向叙利亚寄信时,它夭折了。Slowly一直是我俩之间的互动。我们不断寄信,而它们现在直逼论文的分量。没错,这是我一生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受Slowly的影响,我开始写真实的信件给她,如果我有机会亲自把它们递交给她。

珍妮是把我从放弃生命的边缘带回来的人。在她的支持和鼓励下,我开始改变我的生活。我的教学工作非常好,又开始感到快乐。我的生活在改善。珍妮成为我最好的朋友。通过所有的信件和对话,我们发现了某种幸福,没有什么比Slowly通知14小时内我会收到一封来自叙利亚的信更让我更激动。我们相距甚远,但距离如此之近。

复活节期间,我们笑了她可凭护照在世界上旅行地方。由于从世界其他地方的制裁袭击了叙利亚,由于她无法控制的事情,她和叙利亚人民被非常不公正地对待。她的许多朋友都逃了出来,成为难民。我们谈论的是也许有一天会见面,但并不真正相信它会发生。而是看风景名胜的几天黎巴嫩之行,詹妮能够进行翻译。那是一个美梦,我们俩都发誓要开始省钱。我们俩确实做到了。

几个月开始过去了。我们之间变得越来越紧密。我们谈话和友谊的时光是由不同的时刻决定的。我们的信件非常详细,玩游戏,提问和分享音乐。电话交谈持续几个小时。我们有机会进行视频聊天,有些东西变了。我们为对方沉沦。我们的友谊进一步发展。我们聊了大约5个小时,注视,大笑,开玩笑……沉沦。我们互相交谈着睡着了。我们在Slowly用信件来谈论我们在现实中难以启齿的话题。我们俩都写了关于那段聊天的文字。它就像没有在约会的一个约会。我们用信件讨论了我们不断发展的友谊中的许多事情。Slowly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渠道,可以在这里谈论我们可能不想通过电话泄露的事情。

数周又过去了,我们聊的越来越多。每晚几个小时。我们都会尽可能地视频聊天,每当我们看到她的脸或看着她的眼睛时,心中小鹿乱撞。我不得不因工作离开一个星期,这意味着我们一个星期内不能通电话。我们寄了信。我意识到我多么想念她。感觉突然出现时我也感受到了。我爱上了她。在从巴塞罗那乘坐飞机回家的路上,我借此机会向她坦诚,我再也无法隐忍。我知道我能做到的。我给她写了一封信。我说我爱上了她,离开她让我意识到了这一点。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就像我在信中告诉她有关我的生活和境遇的一切那次一样,我给她写了一封信,并祈祷她第二天会和我交谈。

她感觉也一样!对我来说,阅读回复是一个奇妙的时刻。因此我们的关系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们开始计划一种互相见面的方式。通过信件了解某人的一切都是很奇怪的事情,但这对我们有用。信件成就了我们。我们聊了很多,视频通话了很多,但是信件是使我们彼此了解得最多的方式。我们计划在十月在黎巴嫩度假,并用整个夏天交流思想和计划。然后终于在八月计划拍板。
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我们感到很兴奋。我们出发前一个星期,黎巴嫩决定爆发政府抗议活动,我们的行程不一定成行。我们决定把事情留到最后一刻,以决定行程是否进行或取消。矢在弦上。

爱是一个奇怪的东西。一封简单的信使我开始与某人交谈,并爱上了世界另一边的人。现在,我正徘徊在一个即将爆发内乱的国家,只是想看看这是否真实。我一生中需要这个,我需要知道我胸腔中的小鹿是否真实。所以我去了…………她也是。
这听起来很俗气,但那是一见钟情。我们通过书信相互了解了很多,这并不是第一次约会。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打算在一起,最终在当时世界上最动荡的地方相处在一起。至少一周。

来自地球上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种族的两个人,在通过信件和电话相爱之后,在一个可能突然爆发的地方相遇,再相爱。我很想说这些都是我编的,但这都是真实发生的事。人们的生活由不同的时刻来定义,而这是我的时刻之一。在黎巴嫩倒数第二天,我定义了到我们那时关系的方式向她求婚。我给她写了一封信。当她阅读它时,我跪在她身后,直到我在信中最后一行请求她转过身。等到她转身时,我求婚了。她说她愿意。来自叙利亚的珍妮现在是来自英格兰的克里斯的未婚妻,正在计划他们能如何在一起生活,一起度过一生,展望未来,计划更多旅行并拥有一个家庭。由于我们的出生地,事情并不容易,在这些时刻发生之前仍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但是一封简单的信的开始,变成了我的未来和幸福。我们将继续抗争,直到我们再次在一起。

Slowly互相介绍了我们,让我们建立了友谊,然后坠入爱河。一段否则不可能的爱情。我们订婚了,彼此之间仍然遥遥无期,彼此写信,直到我们再次在一起,希望是永远。即使我们在一起,我也会不时地给她写信,以使我保持同样的激动之情来收一封信,和看看哪些珍贵的单词会点缀它。

自2018年12月30日以来,我和詹妮一直在互相写信。我们即将达到200封信。在350天内200封信件和14个小时的等待时间令人印象深刻,并展现了Slowly对我生活的影响。要记住这200封信只是给一个人的,不包括我发送给其他人的许多谈话内容。200封信可以找到一个朋友,一位最好的朋友,一位爱人,一位知己和一位未婚夫。我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它才刚刚开始。但是,如果没有Slowly,那将永远不会发生。谢谢。

Chris 又名 I3irKy

<3

 您的故事

SLOWLY

来一起交个笔友吧!

© 2020 Slowly Communications Ltd.    
服务条款     隐私政策 特别鸣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