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Slowly 故事  
CJ
CJ | 🇹🇼 台灣

兩年前,我因緣際會開始使用這個軟體,陸陸續續的認識了一些人,也走走停停的離開某些人身邊,然後遇到了你,我只知道你來自中國,一個跟我的國家有些曖昧,還有些許互相的敵意,又有些互相好感的國家,台灣。

認識期間,我們從原本的每天能夠來往信件,到了很忙,幾天才回覆一張信件,然後有天在我晚來的新年祝賀後,你消失在我的世界中,那一刻我有些失心的望著已經寄送的信件思考,你到底會不會回信,時間從每天一看,到三天一看,接著一周一看,一月一看。

等待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半年時間過去了,我決定放手,也許你找到了更好聊天的朋友,也許你不願等我的信件,所以我決然刪除軟體,但那時的我早就把你當成很好的朋友,從前一段時間的對談時,我們互相感覺彼此如此相像,就像是我是生在台灣的你,你是生在中國的我。
……也許是我自作多情,容易把對方想成自己所想。

我原本以為,我們的故事已經結束了,夢滅了,也該醒了。

但在每一個人都為了疫情緊張的年初,我與同事聊天的過程中,我得知了同事正也在使用這個軟體,陰錯陽差地讓我又回想起跟你認識的那些時間,那時的我開始思考,是不是你回來了,看到我不在而感到傷心,所以我默默地下載了回來,但事與願違,我沒有看到你的回信,但我看到我最後給你的信,打上了兩個勾勾,一個勾勾代表著我飛去的心意,一個勾勾代表著你接住了我心中的一部分,但空盪的信箱卻讓我感到心中很悵然,一切都是我多想嗎?
我關上軟體,就像想要把對你的友情掩埋,但卻又像是孩子一樣,總期望能得到自己得不到的,我留下了軟體,兩天後我接到了你發送的照片交換邀請,那時的我不知道在想什麼,按下了同意。
隔天你的信件來到了我的信箱,你說,因為你在那天我信件寄往後,你誤以為你寄了信,又弄丟了手機,你也說,這封信來晚了,你很愧疚,但看到我上線的最後時間,你的心被吊了起來,你害怕我也離開了,所以你在回來的那一天,你寄送的照片交換的邀請,來試探我是否來在等你,而我按下接受的同時,你吊著的心沉了下來,你開心地哭了出來。
那天收到信的我,說不開心是騙人的,我激動的吃了頓大餐,很正式的坐直在桌邊,一點一點的寫下想跟你說的話,寄往你在的地方。
隔天我再次收到你的信,你的信中帶著你住的地方的一片晚霞,我們許諾了彼此,有朝一日,我會去你那裡,跟你並肩看著晚霞。
後來的我們更是許諾彼此更多的承諾,我說,有一天,我們也許會在同個公寓裏面,體驗彼此的生活,你說,你看到我的料理你也想吃,那麼等到我們見到彼此時,我一定要煮給你吃,我笑著回信,你要記得當我的小弟幫我忙,你說好,你還會幫我擺整齊碗筷,也說好我們可以一起去我們想去的地方。
後來的我們越聊越深,但唯一不變的事情的,我們就像是彼此靈魂的最好夥伴,你醒著我睡著,我醒著你睡著,你開玩笑說,也許我的世界,正是你睡著時所踏入的幻境,而你的世界,正是我睡著時所與你碰觸的最近距離,我也信了你,因為我對來說,雖然我們不曾見過面,但你的話,是我對這個世界的信任,因為你懂我。
然後我分享了我的故事,關於我的自卑,關於我愛上的那一個初戀,關於我的陰影,關於我害怕我的朋友離我而去。

身處中國的你,就像是肺炎的中心點,危險的讓我害怕,我問你「你那裏還好嗎?」你說「很好,我們正在復甦中呢!」
我是真心為你開心,因為你現在可能安全多了,不像我新聞上看到的,我開心,你也開心,我也以為,我們會繼續聊下去,直到我們見面的那一天。
但就像剛開始說的,事與願違,我們聊了一個半月後,你再度失蹤了,我擔心的事情,是不是發生了,寄出信封後,我小心地點開寄往的地方,放大再放大,你是湖南武漢人。

我……
我害怕,但我還是幾乎每個月都寄一封信,期望你又跟上次一樣,只是不小心忘記了是否寄信,然後又傻傻地丟了手機。
我希望與你的故事還在未完待續,畢竟我們承諾的事情,一個也都還沒有完成呢!

 您的故事

SLOWLY

一起交個筆友吧!

© 2021 Slowly Communications Ltd.    
服務條款     隱私政策 特別鳴謝 💛